来操啦成人视频 喜欢本站的记得分享给你的基友!| 广告合作 | 收藏本站
来操啦推荐:  不能点播这样办   来操啦,来操啦影院,来操啦在线影院,来操啦av

【荡妇女教师】【完】

来源:  阅读:加载中

 Ⅰ 老师们的宠物
  1975年秋天,我从学校毕业,在一所高中教书,我是叁个新人老师之一,也是唯一的黑人,而这所学校也有各种不同人种的学生。
  这里的所有老师也和一般的公务员一样,打算在这所学校终其一生,其中有一位训导主任名叫巴克,他有一身健壮的肌肉,看起来像一只大灰熊,还有两名体育老师,名叫巴奇和林克,他们也都是黑人,我进入学校後,立刻和巴奇成为朋友。
  学校里的女老师们,要不然是一些老处女,要不然就是一些小家庭主妇,她们都对我敬而远之。
  但是只有一个例外,她的名字是鲁小杏,大家叫她鲁老师,但是男学生和男老师私底下都叫她「乳」老师,因为她的身高虽然不高,但是却有一对豪乳,而且她的打扮不像其它女老师那麽保守,她喜欢穿着很紧的迷你短裙,展露出她修长的双腿和浑圆的臀部,当她走过走廊,所有男学生和男老师们,都眼精也不眨地看着她的胸部和臀部。做为一个新来的黑人老师,我并不是很容易被其它同事所接受,我把所有的时间拿来努力工作,也经常在晚上准备第二天的课程,或是改学生的作业,我发现家庭作业是很无聊的事,而学生们也很显然地讨厌作作业。
  这就是我的生活,直到十月中旬完全改观,那天中午我在吃饭时,巴奇过来和我说话「最近怎麽样?」他问道「还不错,你呢?」「好得不得了,真是不能再好了,下课之後,你有什麽计划吗?」「没有,怎麽了?」「我问你,你玩过白人女人吗?」「我没玩过,我想和别人差不多吧。」
  「不,不,白人女子喜欢黑人的老二,她们看到黑人的老二会尖叫,而且会一直想做,我想你还是个处男吧,如果你曾经和白人女子交往,那麽你就会感受到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听起来不错,那重点呢?」「你只要付我五百元,做为我活动的开支。」「蛮便宜的,那女孩的条件如何?」
  「当然是最好的,你相信吗,是「乳」老师?」「少来了,你在唬我,不行!」「你听着,这是一个小聚会,我以前也找她办过。」「我还是觉得你在骗我,她这麽美、这麽纯洁的女子,怎麽可能有这种事。」「我告诉你,我上过她,上次我还带林克去她家,我们两个一起上她。」「哦?是吗?那她的先生呢?帮你们开门吗?」「不,他是一个白痴,认为事业比家庭重要,他日以继夜地工作,把他的骚老婆一个人留在家里。」「我是曾经听过她和雷夫有什麽暧昧的关系。」(雷夫是我们的副校长,一个长得不错的叁十出头白人。)「这已经是去年的事了,雷夫的老婆警告雷夫,不能再和她见面,否则就要杀了雷夫,虽然「乳」老师的丈夫也知道这件事,但是没有什麽反应,巴克在前年上过她,也是他牵线让我搞上乳老师的。」「妈的!算我一份吧!她常常这麽做吗?」「不,这是我们为她准备的惊喜。」「等一下,她不知道?我们就这样去她家?」
  「听着,我告诉她我不希望有别人看到,所以我们要去汽车旅馆,我们一共有六个人,她看到这麽多人也许会吓一跳,但是她会很喜欢的,上一次我和林克一起搞她,她高兴得快发疯了,她是一个荡妇,所以别紧张,而且她的丈夫从来不让她喝酒,因为她只要一喝了酒,她就可以让你对她为所欲为。」「好吧,那时间和地点呢?」「我想我们下班後应该是七点半了,我和她是约在七点四十五,就在友连路上的那家汽车旅馆,你可以晚一点走,等一下我会告诉你房间号码,你们来之前,我会让她先喝点酒。」「好吧!这是我该付的钱」我从皮包里拿出五百元。
  终於下了课,巴奇告诉我,在八点的时候和林克在二二五号房间门口见,然後我看着他在七点半的时候他和小杏离开学校,过了几分钟,我看到林克和几个男老师一起离开,接着我也走了。
  我开车到了旅馆,那家旅馆就位於高速公路边,如果由房间的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我们学校。二二五房是在二楼。
  林克还没有来,不过我看到旅馆门口停了好几部车,车上都有人坐在里面,所以我也不确定林克是不是在车里,大约是八点的时候,巴奇从旅馆走出来,我们所有的人都下了车和他会面,加上巴克,我们一共是八个男人,其中有一半的人我不认识,唯一相同的,是我们全是黑人。
  巴奇告诉我们,林克去买啤酒了,马上就会回来,就在这个时候,林克回来了,在我们帮忙把啤酒从车上搬下来的时候,巴克则回到楼上。
  「喂!贱货,你为什麽还不把衣服脱了?快把衣服脱了!」我们站在门口听到房内传出巴奇的叫声。
  我们全部上了楼,站在房门外,看到巴奇比了个手势,要我们等一下,好像是要等小杏把衣服脱了。
  「好了,这才乖,」他比了个手势,要我们进去,当我们进门後,他接着说道:「因为我们需要很多的啤酒,所以我叫人送过来。」这个时候,我终於看到小杏身上只穿着吊袜带和丝袜坐在床上,脸上满是惊恐。
  巴奇拿了一瓶啤酒过去,而林克也走了进来把门关上。
  「小美人,我知道你喜欢黑人的大老二,所以我找了一些朋友来实现你的愿望,来,喝点酒,这可以帮助你放松自己,」巴奇用很平静的声音对她说。
  在小杏还来不及说什麽的时候,巴奇把打开的啤酒递到她的唇前,倒进她的嘴里,一边摸她的乳房,一边说道:「我们要轮奸你,宝贝。」林克要我们都去床边,我们跪在她身边开始爱抚她,我在她的右腿附近,於是我摸着她的右大腿内侧,其它人都摸着她的其它部位,我可以感觉到小杏身体的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
  林克脱下他的裤子,表示他要第一个搞她,他说道:「帮我把这个烂货的腿张开。」林克的老二不是全世界最大的,看起来只有十叁公分左右,但是当他插进小杏体内时,小杏的表现就像他有一根马的大老二一样。
  巴奇退到一旁,两个人抱住小杏的手臂,我和另一个人抱住她的腿,另外叁个人开始脱衣服,「拜…拜托你…别…别射进去…」在林可的抽送之下,小杏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还没…没有避孕…」「臭烂货,我可管不了这麽多,算了吧!」林克说道,然後他更用力地干着小杏。
  林克又插了几下就完事了,可能是小杏本身就是一个很吸引人的女人,让他撑不了这麽久吧。
  我们全部都坐在一旁,想看看谁是下一个,只有一个人打开一瓶啤酒,倒进小杏嘴里,小杏根本说不了什麽话。
  当她喝完啤酒,另一个男人己经走到她的两腿之间了。
  「烂货,他是小凡,他是第二个干你的人,他是一个消防员,所以他知道如何控制水管,」巴奇像个球赛转播员报导下一个打击手的方式,告诉小杏。
  我不认识小凡,他的老二细细的,大约有廿公分长,他马上把他的阴茎插进小杏湿透了的阴户中,而且开始抽送。
  我一直注意小凡的阴茎抽送的动作,忽然听到小杏的呻吟声变得低沉,原来是另一个家伙脱光了衣服,把他细细的老二插进小杏嘴里,而小杏也开始很热烈地吸吮。
  「这就对了!好好吸它,你嘴里这根好吃的阴茎是彼特的,他是我们姐妹校的警卫。」巴奇继续他的播报员工作。
  我一直茫然地看着这个我一直很喜欢的美女,被两个她从来不认识的男人奸淫着,这个女人从来没有好好跟我说过话,她现在在我面前张开双腿,让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干她,黑人们的精液接二连叁地射进她的阴道和嘴里,我的老二硬得让我几乎站不起来。
  小凡开始加速抽送,最後低吼了一声,射精在小杏体内,停了一会儿,他停止喘气後,才把阴茎拔了出来。
  我看到小杏的阴户里流出白色的精液,滴到她的屁眼上,彼特让小杏含着他的阴茎,像钓鱼似地拉着小杏的头,让她的头移到了床边,垂到床下。
  小杏这个姿势,正好可以让彼特插进她的咽喉,彼特狠狠地干,但是小杏显然觉得不太舒服,她想别过头去,不让彼特插进去,但是彼特握住她的下巴,不让她乱动。
  同时,小凡代替米区的位置,抓住小杏的腿,而罗埃顶替小凡的位置,把他的阳具轻易地插进小杏的阴户中。
  「一根新的老二,烂货,他是罗埃,我的一个老朋友,他帮我重新装潢我的房子,他的手艺很好。」巴奇得意地道在几年前曾经有人告诉我,强暴一个白人女人,会受到严重的处罚,不过我们现在正在轮奸一个白人美女,我们正把白人们种族岐视所受到的鸟气,发 在这个女人身上,我们毫不留情地差辱她、侮辱她,这个自大的白种女性!
  「对!用力干她!狠狠地干!」我发现我说出这句话彼特从小杏口中拔出阴茎,开始射精在她的脸、头发和乳房上,现在的小杏似乎只不过是个装精液的容器而已。
  此时天已经黑了,彼特过来代替我抓住小杏的腿,而我开始脱衣服,等着干小杏的肉穴。
  米区走到床边,抓住小杏的後脑,把阴茎塞进她的口中,「小杏,你现在嘴里含着的这根阴茎是米区的,你认识他,他是我们学校的职员,我告诉你他是谁,是因为我怕精液遮住你的视线,让你不知道谁在干你。」巴奇说道罗埃很快地射了精,我立刻接了上去,把我的阳具插进小杏的阴户中,她的阴户里现在全是精液,但是能搞上小杏这个美女,还是让我很兴奋。
  「阿格正在干你,他还是个处男,你要温柔地待他。」巴奇说完大笑我抽送的时候,小杏的乳房在我眼前晃动,好像等人来吸它,不过乳房上都是汗水和精液,看起来很脏,不过我不在乎,我揉着她的乳房,用力拧她的乳头。
  我看到米区开始猛烈地抽送小杏的嘴,接着小杏的嘴角喷出一些精液,当米区把他的阴茎拔出来时,还有几滴精液滴在小杏的脸上。
  我听到身後传来说话声,那是两个人正在讨论谁要搞小杏的嘴,谁要搞小杏的小穴,那两个人一个看起来相当年轻,另一个则是粗壮的大块头。
  最後,那个年轻小男孩站到了小杏的嘴前,他生涩的动作让小杏很兴奋,小杏抓住他的阴茎,当她的舌头碰到他的龟头时,那小男孩紧张地发抖,而小杏也发现了,此时她的脸上满是恶作剧的神情。
  「这又是一个处男,烂货,他是艾尔,是米区的侄子,他只有十叁岁,」巴奇说道:「明年你就会教到他了,我希望你现在就能先为他上一课。」小杏听到这个男孩将会成为自己的学生,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恐,这个样子让我兴奋得要命,所以我立刻射精了,这个感觉很奇怪,我几乎倒在她的两腿之间。
  我还没有休息,那个粗壮的大个子就把我拉开,把他的大肉棒插进小杏的阴户内,小杏含着艾尔的阳具,不停地喘息。
  「这最後一根老二是乔治的,他是我的表弟,」巴奇接着道:「他不是处男,但是他已经五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因为他刚出狱,所以当他射精的时候你最好小心点,他的精液可能会淹死你!」乔治干小杏时看得出来他心中满是对白人的怨恨,我之後才知道,他就是因为强奸了一个白人女子而坐牢的,他一直猛烈地抽 ,直到那个小男孩都射精在小杏的嘴里,他把小杏的腿高高抬起,让自己的阴茎插得更深,每一次的抽送都几乎让小杏喘不过气来,小杏差点昏了过去。
  当我们都搞过小杏,我们开始休息,这时已经九点了,我们连续不停地干她,已经干了一个小时,小杏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息,她的胴体因为汗水和精液而显得发亮,她的头发又湿又黏,过了几分钟,她的呼吸恢复平静,她才开始注意周围。
  「我得回家去了,」她道
  「去把你自己弄乾净,」巴奇对她说
  她下了床,步履蹒珊地走进浴室
  「她真的是个大骚货,你在哪里找到她的?」艾尔问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巴奇答道「是啊,可是我还想再上她一次,我从来没有看过这麽骚的女人,」米区说道「妈的,我也想玩她的後门,」乔治说道「你们怕什麽,反正时间还早,」巴奇答道:「我早就安排好了,我刚才把这个婊子的衣服和车子钥匙扔到我的车上了,她现在什麽地方也去不了,而且巴克说她喜欢搞屁眼,如果连巴克的大老二都插得进去,我们插她自然也没有问题。
  小杏洗好澡走进房间,她还是很美,她开始找她的衣服。
  「我的衣服呢?」她问道
  「别管衣服的事了,给我一罐可乐好吗?」巴奇说道小杏看了房间一眼,问道:「哪里有可乐?」「外面的贩卖机里有可乐。」巴奇对她说「我不能这样出去。」小杏满脸害怕地道
  「你当然可以,这里没有人想出去,只要你去买,你就可以拿回衣服。」巴奇恐吓小杏她本来还想抗议,但是最後知道那是没有用的,她认命地从巴奇手上接过了硬币,林克帮她开了门。
  她走出门的时候是一手横在胸前,遮住她的乳头,另一手遮住她的阴户,让我想起了维纳斯的诞生这幅世界名画,看着她这个狠狈样,我们都忍不住大笑。
  「你确定让她这样出去没有问题吗?如果别人看到了,可能会报警的。」林克说道「不太可能啦,我是要让这个婊子知道谁才是老大,除此之外,如果真的发生什麽问题,这个房间也是用她的名字登记的,是她请我们来的,我们也不会有事。」巴奇解释道在小杏出门後,林克把门关了起来,所以小杏回来时,得在门口敲门,巴奇对林克做了个手势,要他慢慢开门,而当林克开门时,我们听到一阵拍手的声音,很明显地,有人看到一丝不挂的小杏了!
  她满脸通红地进了门,把可乐交给林奇。
  「可以把衣服给我了吗?」她问道
  「你要这些衣服做什麽?还有这麽多啤酒没喝完,而大家的老二又硬了起来,他们还想再上你一次。」巴奇对她说道「可是我得在我先生回家前赶回家,家里的 姆也不能待得太晚。」她答道「别担心,我们会在你丈夫回家前送你回家的,现在才不过九点十五分,我知道你先生不到半夜是不会回家的,你的 姆就住在你家隔壁,所以你可以待晚一点,再喝点啤酒。」巴奇说道林克拿了一瓶啤酒给她「谢了,」她对林克道谢,然後对巴奇说道:「你保证会在我先生回家前,送我回家?」「我保证,亲爱的,」巴奇答道「好吧,」她喝了一大口啤酒:「谁要先来?」还是林克第一,他背对着小杏向我们眨了眨眼,然後躺在床上,小杏上了床跨坐在林克身上,慢慢地让林克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插进去後,林克伸手把小杏,让她伏在自己身上,小杏紧紧地抱住林克,似慎很喜欢这种感觉。
  林克叫罗埃到小杏的後面去,小杏一直不知道怎麽回事,直到她感觉到罗埃的龟头碰到了她可爱的屁眼,她想要扭动臀部,不让罗埃插进去,但是林克紧紧起抱住她。
  「噢!请不要这样,不要弄这里。」她哀求道
  「我们知道你喜欢这样,所以,好好享受吧!」巴奇说道她屈服地道:「至少得用些东西润滑吧。」这时候,米区开了一罐啤酒走上前,倒在她的肛门上,我看看了大笑不已,罗埃就把龟头,沾了沾啤酒,用力地往小杏的後门里插。
  小杏把她的脸埋在林克胸前,罗埃开始抽送,我们则在一旁等着搞小杏的後门。
  两根阳具在小杏体内抽送,刚开始时很慢,後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哦~~,用力~~用力!!」小杏哭叫道罗埃没有支持多久,他射精在小杏的屁眼里,然後立刻起身,换米区上来搞,罗埃走到小杏的面前,想让她用舌头把自己的阴茎舔乾净,小杏拼命地摇头,不想碰这个刚插进自己肛门的阳具,但是罗埃抓住她的头发,硬是把阴茎塞进小杏嘴里。
  小杏的头和尾都各插了一根阴茎,看超来就像一串烤肉当她把罗埃的老二舔乾净後,她向我们要了一罐啤酒,她开口时,嘴角还滴出一滴精液,滴在她的胸前。
  罗埃拿了一罐啤酒送到她的嘴边,小杏一口气喝了半罐。
  当米区也完事後,他同样地到小杏的面前,把阴茎插进她的口中当轮到艾尔时,他只要小杏口交,所以就该我来搞她的屁眼。
  我从来没有搞过女人的後门,所以我非常想搞小杏,我拨开她的屁股,看到她的肛门中流出一些白色的精液,而她的阴户里还插着林克的阴茎(林克一直插在里面,也没有抽送,就这麽插着),而她的屁眼还是开着的。
  我想起这个女人在学校是如何的清高,我忍不住狠狠地把我的阴茎插了进去,小杏艰难地喘气,我用力地开始抽送。
  不久,小杏开始扭动臀部,迎合我的抽送,没过几下,她的身体开始痉挛,我本来以为我刚干了一次,这一次会比较久,但是当小杏开始扭动屁股时,我忍不住抽陕得更快,没多久,我又射精了。
  她用嘴弄乾净每根阴茎之间,都喝了不少酒,当我把阴茎从她屁眼拔出来插进她嘴里时,她几乎已经醉倒了,只舔了我的老二几下,当乔治干她的时候,她已经不省人事了,任由乔治猛力抽送。
  当乔治干完她,林克从小杏身下爬了起来,该他搞小杏的後门他看着小杏的屁眼,咒骂道:「他妈的,这里面这麽多精液,我不想搞这里。」所以林克改插小杏的阴户,开始抽送…
当林克搞完,已经是十点半了,巴奇今晚一直穿着衣服,我不知道他为什麽没有上来搞小杏。
  巴奇从椅子下拿出一台拍立得相机,走近床边,把小杏屁眼慢慢流出精液的样子,拍了一张照片,然後要我们帮忙,把她翻过身来,让她的脸朝上,两腿张开,又拍了一张照片,然後又要我们所有的人,握住自己的老二,围在她身边,让我们八条黑色的阳具,衬托她洁白、美丽的胴体,又拍了一张照。
  「嘿,你能帮我拍一张我把老二放进她嘴里的照片吗?」小凡问道:「我想带回去给我消防队的朋友看。」最後,我们每一个人都一个接一个的把阴茎放进小杏的口中,拍一张照片留做记念。
  我们拍完照後,开始穿衣服准备离开,当我穿好衣服的时候,巴奇过来要我帮他把小杏送回家,他说他待会儿会送我回来开车,我们拿起床上的床单包住小杏,抱她上她的车,把她放在後座,我看到她的头发上都是汗水和精液,甚至还有些精液从她的双腿间流出来。
  我开小杏的车,跟着巴奇的车到她家,我很担心我们到她家的时候,她的丈夫已经到家了,但是巴奇向我保讲,她的丈夫起码还要一个小时才会回家,当我们到了她家,巴奇去敲门,他告诉那个 姆小杏身体不舒服,我们送她回来,并且打开小杏的钱包,给了那个 姆一大笔小费。
  在她回家的时候,她看到我们把小杏抱下车,当她发现床单下的小杏什麽都没穿时,她吓了一跳,但是什麽也没说的离开了。
  我们进了屋子,我本来要把小杏抱进浴室,帮她洗个澡,但是巴奇却要我直接把她抱到卧房。
  「如果她的丈夫看到她这个样子,他会知道她被轮奸了。」我反对道「那就让他知道他娶了个什麽样的烂货吧,也许这样对他比较好,」他反驳道:「让这个白痴知道,他老婆喜欢被黑人干,也许他早就知道了,我曾经看过许多小说,很多性无能的白人都喜欢看他们的老婆和别人性交。」「我想你大概还想和她交往吧,你这麽一来,她也许再也不会和你说话,或者,他会告你强暴她。」「那就是为什麽我故意让很多人看到她和我一起走的原因,我会说有很多人看到她自愿和我在一起,这是她主动要我们做的,当然我还会和她交往,你还不知道她是个色情狂吗?巴克还有一次把她灌醉,在她家客厅搞她屁眼,搞完没几分钟,她的老公就回家了,巴克躲在客厅的一落,动都不敢动,看着小杏的老公看着小杏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屁眼还慢慢流出精液。之後过了几天,小可表现得像是什麽事也没发生一样,她对性已经上了瘾,不过一个星期,她又会自己找上门来。」巴奇答道巴奇把那张八根阳具围着小杏的照片放在床头,然後拿起小杏的唇膏,在她的胸前写下「烂穴」两个字,帮她盖上被子,离开她家。
  在之後的几个月,我们确实又上了小杏,有一次巴奇拿一张小杏和整个足球校队性交的照片给我看,他说他对球队说,如果他们打赢比赛,他会安排一个庆功宴,请「乳」老师来助兴,结果球队办到了,而他也说话算话。
  又过了两个月,一切都停了,小杏看来刻意疏远我们,四个月後,我们发现了原因。
  她怀孕了!
  那年秋天,学期结束,她再也没有回到学校,有谣言说她生下一个黑人的小孩,她的老公因此和她离婚,我们甚至听到她搬到别的地方去了,而谣言中并没有提到她生下来的那个黑人小孩到哪里去了。
  我还是一样在教书,而且结婚了,过着单纯的家庭生活,虽然我对我的老婆很忠实,但是我还是常常想起,我的处男交给了一个淫荡的女人--小杏。?
  Ⅱ 老头的女人
我不知道这是内疚还是什麽,也许巴奇把那天在旅馆发生的事告诉了很多人,我觉得很多人都在看我,我在青春期的时候,常常是许多人注视的焦点,但是和这次不一样,不论我走到什麽地方,身边的人都会立刻停止交谈,我走进教师休息室时,许多女老师都会立刻走出去,我的名声在学校一向不好,但是现在更糟了。
  我回去我的母校再进修,母校的事物都没变,事实上,我喜欢回到这所大学来,许多不同的男人会比我先生更注意我、欢迎我…
这学期的最後四个小时,我决定待在我的办公室,我不想再去教师休息室,每次我一去,女老师都会走光,而男老师们则是偷偷地看我,而且彼此耳语。
  「到底怎麽回事?」韩瑞格走进我的办公室说道:「我看到你不在休息室,所以我想我在这里可以找到你。」瑞格是少数几个我先生的朋友之一,我和我先生常常去他家里玩,他是一个白人,而他的太太薇拉则是印弟安人。
  「我只是不想去,」我说道:「而且,我还要改学生的作业。」「这是真的吗,小杏?」「你的意思是…?」我问道「小杏,学校里到处都是你的流言…」
  「什麽流言?」
  「是有关你和巴奇和他的一些朋友的事,有人还说他看到了照片。」「照片!哦!天哪!我不知道还有照片。」「杰克知道这件事吗?」「不,我想他不知道,我们的卧室很暗,他回来时没有发现什麽,而当第二天他醒来前,我已经洗过一个澡了。」「我没有告诉他这件事,不过你得小心点。」「是的,我知道。」「我也只是好意来告诉你这件事。」
  「那些家伙过了不久,就会忘了这件事情的。」「恐怕不会这麽简单,你有没有见过薇拉的父亲?」「没有,从来没见过。」「他是一个很有钱的印弟安人,他很会赚钱,他赚钱比他花钱还快。」「他有把钱用在他女儿和你的孩子们身上吗?」「有,他住在山上的一座大农场里,可是却有司机和 人服待他,生活相当豪华,他一个月只来城里几天,来看薇拉和我们的孩子,然後去城里过夜,我常常帮他安排约会。」「我想我知道你找我说话的原因了,只因为我和几个男人过了一夜,你就把我看成是一个妓女!」「可是我听到你向他们每个人收了五百元。」「什麽?!我可没这麽做!当天我应该是只和巴奇在一起,是我喝了太多的酒,巴奇才把那些人带进来的,我根本不知道事情是怎麽发生的。」「很明显的是巴奇帮你收了钱,不过,我还是认为你会喜欢和查理在一起,他很有钱的。」「我知道你还是把我当成妓女,我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我只是喜欢性交。」「查理会有星期五晚上进城来,你可以和他见面吗?」「星期五晚上?杰克明天要去波士顿,礼拜六下午才会回来,小孩子照例会去他爷爷奶奶家渡周末,所以星期五晚上我没有什麽事,好吧!我会去。」「他喜欢去一些豪华的地方,你有晚礼服吗?」「我没有,杰克从来没有带我去过那种地方。」「别担心,今天或明天下了课之後,我们去买一件,放心,他很有钱的。」
「这件衣服你穿起来真美。」瑞格说道「在公共场所穿上这件衣服我会不好意思的,胸口开到中间,我的胸部几乎露了一半出来,而且还是露背的,露得这麽低,快看到我的屁股了,如果我穿这件衣服跳舞的话,一个不小心,我的乳房会露出来的」我说道「这不过只是晚礼服的一种,你不是很想要吗?」他哄着我「要,我想要!」其实我很想要,我一直很想要一件这样的晚礼服。
  我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件礼服是黑色的,非常美丽,这是一件礼物,因为我答应和瑞格的岳父见面,我没有看到这件衣服的标价,但是我知道这件衣服一定很贵,我接下这份礼物,是不是代表了我是个妓女?我不知道,我心里反而有一种邪恶的快感。
  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我穿着这件衣服在房子里走来走去,而杰克居然没有注意到,他从来不注意我穿什麽衣服,所以我也不担心他会发现有这麽一件奇怪又贵重的衣服在我的衣橱里,他从来不知道我有什麽衣服,每件衣服多少钱。
  我听到门铃响起,我又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确定这不是一场梦,然後去应门,我见过薇拉,所以我以为我将看到的,是一个矮小的老印弟安人,但是我打开门一看,门外是一个穿着司机制服的高个子黑人。
  「我是哈利,洪先生的司机,请上车,小姐。」他说道他的举止相当专业,但是我还是发现他在偷偷地上下打量我,我觉得我好像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我很快地关上房门,和他走向豪华的轿车,他帮我打开车门,我坐进後座,我很惊讶的发现洪先生并不在车上。「洪先生呢?」我问道「我们现在要去旅馆接他,他说他没有亲自来接你,觉得很抱歉,因为他临时有公事要办,车子後面冰箱里有香槟,你要喝一点吗?」他说道「好的,谢谢你。」哈利拿出一瓶香槟,并且打开它,我看到香槟瓶子上的标签写着「Dom Perignon」,很清楚地,这位洪先生一向只用最高级的东西;哈利倒了一杯递给我。
  「还有什麽吩咐吗?」
  「这样很好了,谢谢你。」
  哈利关上车门,走到车子另一侧,坐上了驾驶座,驾驶座和後座是用玻璃隔开的,而且还有帘子可以拉起来,不让前座看到後座的情景,不过现在帘子没拉上,我发现哈利一直从後视镜偷看我。
  车子行驶得相当平稳,我啜饮着香槟,很奇怪地,车子开得很慢,而香槟也是很奇怪的东西,它看起来和汽水一样,又冰而且会发泡,但是喝进口中却变成热的,我很快地喝完一杯。
  「小姐,请您自己再倒一些酒。」哈利看着後视镜说道在我喝完第二杯的时候,我们到了饭店,我们把车停在饭店正门口,门童很快地迎上前要帮我开车门,但是哈利下车阻止他,要他通知洪先生车子到了,那门童向哈利敬了个礼,跑进饭店打电话,我又倒了一杯酒在车上等着,而哈利则站在车门前。
  大约过了五分钟,查理出现了,他慢慢地走着,门童帮他打开饭店的门,而哈利也同时开了车门,他穿了一件很棒的男士礼服,坐到我的身边。
  哈利关上车门,驱车前往俱乐部,在路上,我和洪先生略为交谈,他问我为什为喜欢教书,而我则问着他农场的事情,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我们彼此又喝了不少酒。
  当我们到了俱乐部下了车,我才发现查理身高不高,大约只有一百五十公分高,我穿上高跟鞋约有一百六十五公分,大约比他高一个头,我们这种组合,看起来一定很奇怪。
  当我们走进俱乐部,我觉得每双眼睛都注视着我们,我还觉得我的乳房在走路的时候,几乎要弹了出来。
  我们进过晚餐後,查理请我去跳舞,我站起来时,发觉我已经喝了太多的酒,我几乎站不稳了,不过我们还是下了舞池跳舞,查理太矮了,所以他的头靠在我的胸前,埋在我的双乳之间。
  不久他居然用下巴顶开我的衣服,露出我的乳头,并且开始吸吮我的乳头,我的乳头立刻硬了起来,在这麽多人面前露出胸部,让我十分不安,我得阻止他。
  「不要啦!别这样。」我请他别这麽做
  当我们离开俱乐部上了车,查理把我拉过去躺在他的大腿上,弯下身来吻我,他一只手按住我的头,热情地吻我,另一只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摸索我的乳房,先轻轻地抚摸,然後用力地捏,我的乳头一直相当敏感,所以立刻硬了起来,我闭上眼睛享受他的爱抚,接着他解开我衣服背後的扣子,把我的衣服拉下来,一直拉到腰部,我知道哈利一直从後视镜中。偷看我的胸部。
  我们一直接吻了好几分钟,当车子停了下来,我透过天窗看到外面的景色,发现我们到了灯火通明的加油站,我注意查理正看着窗外微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到一个帮我们洗车窗的男人,看到了车内的景色,惊讶得合不起嘴来。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遮住我的胸部,但是酒精的作用让我的手不听使唤,於是我乾脆什麽也不做,让他看个一清二楚。
  最後,查理轻轻敲了敲车窗,让那个男人回过神来,而此时,哈利还是不时地往後偷看。
  我们离开加油站後,查理把我扶起身来,让他能舔我的乳头,就这样,我们一路开到了我家,我一直是上半身赤裸地坐在这个男人腿上,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是闭着眼睛享受查理的爱抚,有一次我张开眼睛,我看到哈利在由後视镜看後座的情形,脸上还带着微笑。
  过了不久,我们到了我家,哈利打开车门,我的扣子还没扣起来,於是我紧抓着衣服,遮住我的胸部下车,查理和哈利和我一起走到门口,我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找着钥匙,但是一直找不到,最後我索性放开衣服,露出我的上半身,专心地找钥匙开门。
  当时我心中还很希望我的邻居看到半裸的我,後面跟的一个高大的黑人和一名矮小的印弟安人。
  门终於打开了,我请他们进来喝点东西,我想走进厨房,但是查理一把把我拉进卧房,把我的礼服脱下,我身上只穿着吊袜带、丝袜、内裤和高跟鞋,站在这两个男人面前。
  当查理脱下我的内裤时,哈利已经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了,我也一直没有反抗。
  查理拉我上了床,哈利一丝不挂地站在床边,卧室的灯光使他黑色的皮肤看起来闪闪发亮,他的阴茎很大,起码有廿五公分长,而且很粗,他如我愿地站到我的两腿之间。
  我发觉查理的龟头顶在我的脸颊上,他已经把他的阴茎掏出来了,他拉起我的头发,让我把嘴凑近他的龟头,我张开嘴,把他又小又软的阴茎含进口中,用尽全力吸吮,而哈利这时候把他的龟头顶在我的阴户上,让我热得要命,当他把阴茎插进我下体时,我忍不住轻轻咬了咬查理的阴茎。
  查理的阴茎在我口中越来越硬,当它完全硬起来时,它的大小只有哈利的一半,他兴奋地在我口中抽送,我往上看,看到他正在对我微笑。
  「我很喜欢看黑人干白人妓女,这会让我高潮。」他一边说道一边抽送查理一直往我嘴里顶,我知道他想插进我的喉咙,於是我慢慢地放松肌肉,让查理插得更深,这个时候,每当哈利从我阴户抽出阴茎的时候。查理就往我口里插得更深。
  我感觉哈利的阴茎把我的阴户撑开,感觉很痛,但是他越干越用力,我几乎不能呼吸,他的阴茎好硬好长,搞得我喘不过气来,在我高潮的时候,查理把他的阳具顶进我的口中,我几乎要窒息了,但是他们两个还是一点也不在乎地玩着我的身体。
  当我觉得我快昏过去时,哈利抽送得更猛烈了,我不知道我还受不受得了,但是我却不希望他停下来,查理也是一样,他插进我的喉咙里。
  忽然查理射精在我嘴里,精液射出来时了我一跳,我恶心地差点吐出来,我一边咳嗽一边让他射精在我的脸上,他射在我的嘴唇、眼睛和头发上,搞得我很狼狈。
  我满脸精液的样子,一定让哈利很兴奋,我听到他呻吟,然後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暖流冲进身体里面,他射在我体内了。
  哈利把他的阴茎拔出来时还是硬的,我翻过身去喘口气。「很好,自己会翻过身去,我还要干你的屁股。」哈利说道我不禁发抖,并不是我害怕他用他那大肉棒搞我,而是我太喜欢肛交了,而且他那命令的语气,也让我无从反抗。
  当我念大学还是个处女的时候,我像其它女孩子一样害怕怀孕,不愿意做爱,但是那时我的男朋友告诉我,让他搞屁股的话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考虑了一会儿,就同意让他肛交,他做了充份的准备,也有充份的润滑,那一次的感觉非常棒,是的,我第一次的肛交就有好几次高潮,我发现我很喜欢肛交,直到最後我才发现,许多女人是不做肛交的。
  过了几个星期,我要我那男朋友真的和我性交一次,从此之後的一个月,我和五个不同的孩子上床,从此,我的艳名远播,男人一个接一个地和我上床,不停有人介绍处男和我性交,那就是我在大学的日子。
  最遗憾的是我没有 过轮奸的滋味,很多时候都是我昏过去或是喝醉不省人事的时候,他们才轮奸我,或是搞我的屁眼,第二天,我发现身上的瘀痕和牙印後,才知道自己被轮奸了,但是感觉很好。
  「太好了!继续搞她的屁眼吧!我付过钱了!」查理说道我讨厌他这麽说,但是他说得没错,我是收下了礼服,但是这礼服是为了和他见面才穿的,但是也没错,那件衣服确实也可以当成干我的代价。
  我抬起我的屁股,哈利把他的手指插进我的阴户中,然後把手指上的爱液抹在我的肛门上,当他的手指碰到我的肛门时,我不自主地紧缩肛门,不过他还是硬把他的手指插进我的屁眼中,撑开我的肛门。
  接着他又把他的阴茎插进我阴户里抽送,沾满我的爱液後,再把阴茎插进我的屁眼里,眼泪不由自主地从我的脸上滑落,我抱紧枕头,把头埋在枕头里。
  「我真是不敢相信,我的阴茎居然能整个插进这个婊子的屁股里,所有的女人,就算是妓女,也从来没有一个人的屁眼能够让我全部插进去!你说她是个老师,那麽她一定是专门教性教育的权威。」哈利说道「操!我也从来没看过这麽精彩的表演。」查里说道哈利开始抽送,刚开始的时候很慢,後来越来越快,我发现我一边承受着这种略带痛苦的快感,一边抱着枕头尖叫,而且我的高潮一直连续不断,他的阴茎一直在我的直肠内快速进出,我的汗浸湿了枕头。
  不久我失去了知觉,当我恢复知觉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穿好衣服准备离开,我想要起来看他们走,但是我连动也不能动,我的腿几乎失去了知觉。
  「我会再打电话给你。」哈利说道
  瑞格曾经告诉我,查理不会找同样的一个女人两次,但是我想就算没有他,我也可以再和哈利性交。
  「你知道我的电话吗?」我问道
  「当然,我已经抄下来了。」他说道
  当我听到他们开门离开後,我伸手打开灯,我看到有两万元放在床头,查理说得没错,他付过钱给我了。?
  Ⅲ 加油!!加油!!
  今天是星期一,我一边看着我的公文,一边走向教室。太棒了!学校的美式足球队得到了冠军,这真是好消息,球队中有好几个人曾经是我的学生,我真为他们感到骄傲,我并不是很喜欢看足球,在比赛开始前,他们每天在我窗前的操场上练习,我常常在窗前,看着他们穿着紧紧的短裤练习,我一直注意着他们的裤裆,他们之中有不少人的裤裆是特别隆起,其中大部份是男人,有一次,当我汪视着他们的时候,他们的教练--巴奇走了进来。
  「嗨,宝贝,你好吗?」巴奇说道
  当我的先生出远门时,巴奇是我的临时情人,上个月,他安排了一群人来轮奸我,这件事在学校里传开,可是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念高中时,还是一个没有人追的丑小鸭,上了大学後才变得这麽美丽,当我失去处女後,我来者不拒地和许多人性交,许多人知道我的酒量不好,但是又喜欢喝酒,我喝醉之後,可以让他们为所欲为,他们有些人还会特别找一些处男来上我,之後常常有人找我去参日派对,我是其中唯一的女性。
  当我第一次参加只有我一个女性,其它都是男性的派对时,我一开始很不安,想要回家,他们一直灌我酒,把我弄醉,有人叫我跳脱衣舞,於是我不自主地开始跳舞,当他们开始大喊「脱!脱!脱!」时,我也笑着开始脱衣服,当我把衣服脱光後,他们带我到卧房,然後排队来上我。
  第二天早上,我对昨晚的事觉得很丢脸,但是很快就忘了,而且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约去去参加派对,我的名声越来越糟,但是我的身边永远不乏男人,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娶我这种名声不佳的女孩,这意味着,我得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找老公。
  我遇到杰克--我现在的丈夫,是在我升上叁年级的那年暑假,他在一所大学读工程,我是在学潜水时认识他的,而不是在派对上,我们认识了一阵子後,我知道他是作老公的最佳人选,在我的刻意安排下,我们正式交往。
  交往了没多久,他开始每晚十点左右都带我去汽车旅馆开房间,我在和他开完房间後,他回家,我则偷偷去参加派对,彻夜狂欢,我几乎都是这样渡过暑假,直到暑假结束,他吻了我,和我渡过暑假的最後一夜。
  我们回到各自的学校,从此虽然相隔千里,但是仍然持续通信,第二年的暑假,他向我求婚,带我去见他的父母,後来我在圣诞节前嫁给他,我渡完蜜月後回到学校继续念书,但是一回学校,马上就有一大群男生为我办派对庆祝,这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我先生,我的先生也从来不知道我的过去,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他。
  毕业之後,我们终於住在一起,我念大学时,曾经玩过一些很大的老二,但是杰克廿五公分的阴茎,还是让我很快乐,我安心地做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和女老师,就这麽过了叁年,我们的女儿已经够大了,而我的欲望也日益增长,去年秋天,我和学校一位白人副校长发生了关系,我们交往了一个半月,直到他的老婆到我家抓奸,我们的关系才中止,而这件事也传了出去,也是因为这样,巴奇才搭上我的。
  「很好,巴奇,球赛结束了,你打算做什麽?」我说道「还有其它的球赛啊,」他说道:「篮球球季就快来了,不过,我想和你谈谈足球队的事。」「哦,足球队和我有什麽关系?我教过的那些学生都已经不在我班上了,他们都升级了。」「他们在比赛中的表现很好,所以他们该得到……一个奖励,」他慢慢地说道:「你愿意去表演来奖励他们吗?」「我想你是太看得起我了,不过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说道:「我不可以和学生发生关系的,这样会让我被开除的,除此之外,那些学生知道我的私生活吗?」「哦,他们之中有些人早就知道了。」他说道「什麽!?」我尖声问道:「谁知道了?怎麽知道的?」「球队中的几个最佳球员,」他说道我知道他指的是谁,因为那几个明星球员就是那几个黑人学生「我把我们上次旅馆拍的照片拿给他们看过了。」我一言不发地想着这件事,上次我喝醉了,不记得拍了什麽照片,照片不像谣言,谣言我可以不理会,但是照片可不一样了,如果流了出去,我在这个地方就不能立足了,而且可能会有种族岐视的白人对我不利。
  「你有把照片拿给白人学生看吗?」我问道
  「当然没有,」他说道:「你以为我有这麽笨吗?」「那麽那些老师们呢?」我试探地问道「我信任的那些老师们,那天晚上都在现场,不会传出去的,」他向我保证「这个周末我不能去,因为杰克要再过几个礼拜才会出差。」「难道你不能找一些理由出门吗?」他问道「当然可以,我会告诉他,我要去参加一个派对,被一群男人轮奸直到凌晨叁点再回家。」我说道「也许你这麽说,会让他很兴奋哦!」他建议道「才不会呢,杰克是一个很保守的人,他一个星期和我作爱的次数都是固定的,」我说道:「如果我可以去被你的那些学生干的话,我会告诉你的。」「我知道你会去的,我等你!」
那天晚上我在准备晚餐时,电话响起,杰克从椅子上站起来去接电话,他接电话时一直点头,一直回答ok,然後挂上电话。
  他走到我身後抱住我,说道:「是公司打来的,我星期六早上要出差,星期天才会回家。」原本他出差,我待在家里会很无聊,但是还好,我有事情可做,而且他的父母每个星期六,都会带我们的女儿去他们家,我想到我可以去参加派对,不由得兴奋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巴奇。
  我开始想着那些男孩们会怎麽轮奸我,我在结婚前不晓得被多少年轻男孩搞过,当他们奸淫过我後,我总是会觉得很羞耻,但是却又很舒服,每次一些男人脱光衣服站在我面前时,我都会失去控制,他们不停地玩着我的嘴、阴户和肛门…我的记录是同时和廿个男人狂欢,那次是一个朋友邀我去参加一个告别单身汉的派对,因为他们找不到专业的脱衣舞女郎,所以他们要我去兼差。派对由晚上八点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我在凌晨两点时,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但是他们还是一直干了我两叁个小时,不甚至不知道他们一共干了我几次,我只知道一直有人干我,在他们干完我後一个小时,我醒来了,我一丝不挂地躺在旅馆的床上,房内只有我一个人,我的胃里、嘴里都是精液,我不知道我到底吃进了几加仑的精液。
  我是一个女权份子,但是在性方面,我喜欢男人支配我,我愿意服从任何男人,或许我有一点被虐待的倾向,任何人都可以用最肮脏的方式奸淫我,我并不喜欢受到伤害,但是在性里加上一些痛苦是非常刺激的。
  我和巴奇约在一家酒吧会面,他向他的朋友借了一间房子,我不想把我的车和他的车一起停在那幢房子前面,那会引人闲话的,所以我把我的身份证和钱包留在我的车上,让巴奇载我去附近的一个黑人社区,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来过,社区比我想像得还糟,我们借的是一间老木屋,还好那个地方很暗,所以我看不到这个地方的外观有多烂。
  我们走过房子破烂的门廊,巴奇拿出钥匙打开门,我们走了进去,房子里面非常破烂,壁纸天花板和墙上剥落,到处都是灰尘,我不敢碰任何东西,或是坐在任何地方。
  他带我走进厨房,流理台上放了叁个大冰桶,里面装满了啤酒和冰块…我一口气灌了两瓶啤酒,以安抚我不安的情绪,当我打开第叁罐时,巴奇说道:「你最好把衣服脱了准备一下,再过几分钟他们就到了,你在卧室里待着,直到我带你出来。」我点点头,走过客厅走进卧室,这个卧室真是太脏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卧室,也是一个女人的恶梦,我好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弄乾净。
  当我关上门的时候,我听到有人走进客厅。
  这个房间的窗户连窗 也没有,不过我在床头看到一条润滑剂,那张床上只有一张脏脏的床垫,我打开衣橱,想找到一些东西 在床上,但是只找到一张有破洞的小薄被,那根本没有,我又在衣橱中找到一件男人的衬衫,这件衣服很宽,可以当成睡袍,我关上灯,开始脱下我的衣服。
  当我脱光我的衣服,我穿上那件衬衫和我的鞋子,那件衬衫的主人一定是个矮子,衬衫短得前面遮不住我的阴毛,後面遮不住我的屁股,我的高跟鞋虽然很高,但是至少可以不让我踩到这个肮脏的地板,我坐在黑暗中的床上,不知道我到底在这里做什麽,我为什麽让自己做这种疯狂的举动,但是我一想到有好多年轻又强壮的小男孩要对我做的事,我感觉我的阴户开始湿了…我听到前门一共开了六次,然後我听到一个脚步声接近卧室门口,门一打开巴克走了进来。
  「为什麽把灯关了?」他一边说道,一边打开灯「这个窗户没有窗 。」我说道「别管那个了,你准备好了吗?」「我想可以了。」我说道
  「那就过来吧,」他说道
  我下了床走向他,走到他面前时,他让我转过身,拿了一个东西遮住我的眼睛,绑在我的脑後。
  「这是什麽?」我紧张地问道
  「嘿!他们都只是小孩子,他们很害羞,而且怕你看到他们,」他说道:「而且,你希望看到他们之间有你的的学生吗?」他说得没错,我正要和学生性交,这样万一出了事,我可以否认我知道他们是谁,而且,不知道谁上来干自己,也是一个很刺激的点子。
  「哦,我忘了告诉你,我答应了我那个借房子给我们的朋友可以来干你,他叫阿西」他说道:「你不介意吧,我的意思是,你又多了一根老二可以干。」很好,我又多了一条老二?
  他把我的眼睛遮好,然後把我身上的衬衫扯掉,拉着我的手臂,让我一丝不挂地走进客厅,客厅里立刻响起男孩们的口哨声和欢呼声,我知道他们已经看到赤裸裸的我了,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想用手遮住我的乳房,但是巴奇把我的手肘用力拉到背後,让我把胸部更挺起来。
  「我说话算话,孩子们,她来了!」巴奇说道
  屋内又传出欢呼声,我虽然蒙着眼睛,但是我还是可以感觉到拍立得相机所发出的闪光灯灯光。
  「不要照像,拜托」我轻声对巴奇说
  「他们当然会拍照,」他说道:「他们要记得这个晚上,放心好了,没有人会把照片拿给你丈夫看的,这只是做个纪念而已。」我很担心,但是我也没办法阻止他们「好了,全部坐好,」他说道:「要开始上课了。」室内的人都安静下来巴奇走上前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些人还是处男,也知道有些人上过了你们的小女朋友,不过你们大概从来没有看过一个真正的女人的完美胴体,所以,今天我要在这里为你们上一课女性的生理学。」我的脸更红了,巴奇居然要拿我的身体当教材,教这些男孩们认识女性的身体,把我的身体每个部份,详细地讲解给每个男孩听。
  「这就是女人,」他大声道:「她不像你们那些没有屁股,没有胸部的女朋友。」「这是乳房,」他握住我的乳房说道:「有人叫它奶子、咪咪,你摸它的时候,女人会非常兴奋,兴奋的时候,女人的奶头会硬起来,你们看,我才这样摸着她的乳房和你们解释,她的奶头就硬了起来,你可以舔它们。」他一边舔我的乳头,一边说道:「你还可以用吸的,或是轻轻咬她的奶头」他一边向那些男孩解释,一边咬我敏感的乳头我一直听到相机拍照的声音,听起来起码有叁台拍立得相机,另外还有一台相机的声音,像我先生那种装底片的理光牌相机。
  我怕他们把照片寄给我的先生看,不过我却又发现,让一群人拍着裸体照,会让我更兴奋。
  我其实很喜欢拍裸体照,念大学的时候,我曾经让我一个男朋友帮我拍裸体照,照片拍出来很美,而且照片中我的脸略为模糊,他甚至把那张照片放大,挂在他房间的墙上。
  当然,我的先生也拍过我的照片,我们家里有一间私人的暗房,所以什麽照片都可以拍,他把我的裸体照放讲他的皮夹里,我很希望他把这些照片拿给别人看。
  「你不可以咬得太用力,否则会咬伤她的,而且这对下一个人来说,也太脏了。」他说完,室内一阵哄笑,他继续道:「你还可以捏它们、拉它们,」(他扯我的乳头时,我不自主地发出一声呻吟)「或者你可以紧紧抓住它们以防止自己跌下床。」男孩们笑得更大声了。
  「现在我们看看阴户」他继续道:「烂货,坐下来,把你的腿张开,让他们好好看个仔细。」我想蹲下来,让男孩们看清楚,但是我的眼睛蒙着,会让我失去平衡,巴奇过来扶住我,让我蹲下,我听到男孩们全都靠上来,想再近一点看。巴奇把手伸到我的阴户上,把我的阴唇拨开「这就是男人们最喜欢的东西,有人叫它阴户或 ,」他用一只手指指着我的阴道口:「这里就是你们要干的地方,而这里是阴核,你们如果用手指摸这里,女人会爽得要命。」他一边说,一边示范,这种刺激几乎让我坐倒在地上。
  「来吧宝贝,站起来,把屁股给他们看,」他把我拉起来:「转过身去,这样他们才能看到你最美的臀部。」「这是屁股,」他轻抚我的屁股说道:「有些女人的屁股很瘦,和男人的屁股没两样,同性恋就是玩屁股的,」他继续道:「但是这个屁股可比他们漂亮多了。」「张开腿,弯下腰去,让他们好好欣赏欣赏,」他一边说道,一边扶着我让我弯下腰:「就是这样,拨开你的屁股。」他扶着我,我把我的屁股拨开,露出我的肛门给男孩们看。
  「这是女人身上另一个可以干的地方,有些女人比干阴户更喜欢干这里,如果你们的女朋友害怕怀孕,那麽你就可以改干她的屁眼。」他在讲解的时候一边用手指玩着我湿透了的阴户,话一说完,就立刻用一支沾满我爱液的手指,插进我的屁眼中,我舒服得差点倒在地上,他的手指大概停留在我的肛门中一分钟,才拔了出来,然帮我站直身子,在他用手指插我後门时,照相机拍照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
  「为了下一节课,我需要你把我弄硬,所以你得蹲下来,」他一边把我往下按,让我蹲在他面前。
  「现在含住它,…就是这样…喔…你吸得很棒…,呜…哦…好了,我想够硬了…」我只能想像着那群男学生看着我这个白人女人,张开嘴吸吮着一个黑人的阴茎,这个想法让我兴奋异常,或许我真的是一个暴露狂,当巴奇告诉我够了,要我停下来时,我还不甘心地吸了两下。
  「到这边来,」他扶着我走到一个矮茶几前,说道:「跪在这张茶几上趴下,我们要进行下一个阶段。」他扶着我上了茶几,当我准备好,我发现另一个人走到我面前来,而巴奇还继续和男孩们说话。
  「阿西要帮我示范,一个女人可以同时和一个以上的男人性交。」巴奇说道我感觉到巴奇的阴茎在我的两腿之间慢慢地插进我的阴户,他的阴茎不是最大的,事实上,他的老二比我老公的还小,而我湿得泛滥的阴户,也让他很容易地插入,我又发现另一个龟头顶住我的嘴唇,我本能地伸出手、张开嘴,把这根阴茎放进口中,这个男人的阴茎比巴奇的阴茎只大一些,我舔到阿西的包皮,原来阿西和巴奇一样,都没有割包皮,我将舌尖伸入他的包皮里, 着包茎那种特有的酸臭味。
  我才舔了阿西的龟头没多久,巴奇就在後面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就在我张嘴要发出呻吟时,阿西立刻把他的阴茎插进我的口中,一直插进我的喉咙,抓住我的头,和巴奇一前一後地快速抽送我。
  我一直很喜欢这麽让人一前一後地干着,这种干法总是很快地让我高潮,而且这种干法,我通常习惯抓住一些东西,於是我伸手抓住阿西的屁股,让他往我的嘴里插得更深,不过他没插多久,他就开始射精,当他的第一股精液直接射进我的食道时,我立刻让他的阴茎退出来一点,使他射在我的嘴里,我好 到他精液的味道,精液来得很快,我来不及吞下去,所以有一些精液漏在我的下巴上,相机拍照的声音似乎没有停过,巴奇似乎也很兴奋,我感觉到他射精在我的阴户里。
  当巴奇射精结束,他扶我站好,我感有些精液从我的阴户流出,流到我的大腿内侧,男孩们不停地欢呼,拼命地拍照,不可思议地,我对我这麽下贱的举动,居然觉得相当兴奋。
  「现在,这位小姐要到卧房去,让你们做实验。」巴奇说道阿西给我另一罐啤酒,让我喝下,然後带我走向卧室,我问他是不是弄好了窗 ,或是关上了灯?
  「当然,宝贝,」他答道
  他扶我到床边,我躺上床准备,等待着第一个男孩子…和往常一样,此时我的膝盖兴奋得发抖,所以我希望一开始能从後面来,床上没有枕头,我期待今夜的好戏赶快来…我没有等太久,我马上听到男孩们走进来脱衣服的声音,立刻我感觉到一个男孩靠在我的两腿之间,他很性急地立刻插进我的阴户,开始抽送,另外一个男孩抓住我的头,把他的龟头顶在我的嘴唇上,我自动地张开嘴,迎接这根阴茎,另外还有一个男孩粗暴地捏着我的乳房,如此的快感让我脑中一片空白。
  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那些男孩一直轮流用无尽的精力干我,而我也一直听到照像机拍照的声音,他们一边干我,一边用下流的话骂我,说我是「烂穴」、「荡妇」、「公厕」等等,但是他们越骂,我就越兴奋。
  我像个傀儡般的任由他们摆布,随他们用任何角度、任何姿势奸淫我,有一次我躺在一个男孩的身上,让他插进我的屁眼,另一个男孩上来插我的阴户,第叁个男孩跨坐在我身上,挟紧我的乳房,在我的乳沟上抽送。
  男孩们的精液不停地注入我的口腔、阴道和直肠,把他们龟头上剩馀的精液抹在我的脸、胸部、小腹、背部、头发和臀部,精液渗入我的眼罩,使我的眼睛上都是精液,而这些精液慢慢变乾,黏住我的眼睛,使我的眼睛张不开,有一个人故意射在我的鼻子上,我张开嘴呼吸时,第二个男孩射了一大股精液在我的口中,我还没来得及吞下去,第叁个男孩又把他的阴茎深深地插进我的口中,若不是有人放开我的手,让我能抹去鼻孔上的精液,我可能会被精液淹死。
  我的高潮一个接一个来到,我不知道同时有多少阳具插进我的体内,是一个、两个还是叁个?他们的阳具是长的、短的、粗的还是细的?我只是一直不停喊着「干我」,手一抓到坚硬的阴茎,就把它们送进我的口中或两腿之间,我的全身变得非常敏感,只要碰到我的胸部,可能就会让我高潮,而且是强烈的高潮。
  这样搞了好几个小时,终於要结束了,我一定是昏了过去,因为我唯一所记得的是巴奇扶我起来,试着灌我一杯咖啡,我还是一丝不挂,但是眼罩已经拿掉了,当我恢复神智後,我发觉房间里的男孩都走光了,而房间的灯光大亮,窗子上也没窗 ,我知道刚才的事情,一定让隔壁的邻居看得一清二楚了。
  直到我最後能够站起来,我走进浴室,我看着镜子的自己,觉得看起来像个刚接完一群客人的妓女,精液从我的阴户和肛门中流出来,使我的腿上到处都是,我尽量用卫生纸,把自己的大腿擦乾净,浴缸里很脏,看起来像是一年没有用过了,而且连水都没有,我只能尽量用有限的卫生纸来擦我身上的精液,但是我头发上乾涸的精液,却没办法用卫生纸擦,也没办法用梳子梳理,於是我找了一段小绳子,把头发起来,让它看起来不会太糟,卫生纸都用完了,我看起来还是一团糟,但是起码在夜色的掩护下,我比较可以不引人注意,这样就可以回家了。
  我回到卧室,发现我的衣服都被男孩们当成记念品拿走了,我只有穿上那件短衬衫回家,我和巴奇上了车,他从後座拿了一些报纸盖住我的下半身,不久之後,我们到了那家我们相约见面的酒吧,酒吧已经打烊了,停车场里没有什麽车,我的车钥匙放在我的衣服里,被那些男孩拿走了,所以我得找出我藏在车上的备用钥匙,才能开车回家,当我弯腰在找钥匙时,巴奇在後面摸着我光溜溜的屁股,当我探到地毯下,我知道钥匙在那里,酒吧里走出了两个打烊完的工作人员。
  「什麽事,老兄?」一个比较高的男人问道
  「这个小姐刚参加完狂欢,我只是帮她回家。」巴奇答道我赶紧站直身体,想遮住我裸露的屁股「狂欢结束了吗?我们还可以参加吗?」那个高个子问道巴奇看了看四周,说道:「当然可以,为什麽不行?但是她已经累了,也许只能帮你们吹喇叭。」「实在太好了,」高个子说道我满脸惊讶地看着他们,巴奇走到我身後,用手搭在我的肩上。
  「宝贝,你为什麽不蹲下,让这两位男士试试你的嘴上功夫?」他一边说道一边把我按下去他们两个拉下拉 ,掏出他们的阴茎,我跪在 满碎石的停车场地上,两手各握住他们的阴茎,交替吸吮他们的肉棒,他们把手伸进我衬衫里,摸着我的乳房。
  我一边帮他们口交,一边又相当担心会被经过的警察发现,一个几乎全裸的白人女人,凌晨叁点在停车场同时为两个黑人口交,一定会变成第二天的头条新闻,所以我用尽全力,加快我的速度,让他们尽快射精,我才能离开。
  当他们射精後,我把他们的精液全吞下去,继续找钥匙,而他们也穿好裤子准备离开。
  当我找到钥匙,那两个人把我身上唯有的一件衬衫剥下,当记念品带走,我只好用报纸盖着身体,开车回家。
  邻居们都睡了,所以我不担心被他们看到这个样子,我把车停好,立刻冲进家门,一直跑进浴室冲了个澡,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的乳房和大腿上,有着被那些男孩们捏过的瘀痕,我的阴唇又红又肿,杰克明天早上就会回来,如果他看到我这个样子,他一定会知道我发生了什麽事,我该怎麽办?
  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离开家,但是我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身上的瘀伤过了几天就会消失,在这几天内,我是不是能不让杰克看到我的裸体?不太可能,我到底该怎麽办?杰克会知道的,他会知道他娶的是怎麽样的烂货,我会失去他的。
  最後,我想到家里有一种药膏也许可以解决进个问题,我打开衣橱找药膏时,一本书掉了出来。
  因为药膏不在那里,所以我捡起那本书,不过就在我要把那本书放回去的时候,我发现书里夹了一张拍立得的照片,当我